Wednesday, June 22, 2016

宁,见家长

有一天姐姐战战兢兢地对我说:“老师要见家长”
我反问:“huh?要拿成绩单了吗?”
姐姐回:“不,老师只要见我的爸妈”
我坦然对他说:“那只好麻烦爸爸去”
很她惊慌地吵着不要给爸爸去,我也没多理会
第二天爸爸到学校去了,其实妈妈不必承担一切的压力
有爸爸一起来分担未免是一件坏事。。。

老师的回应是
1)功课实在很多没交,至少三个月的
2)要求同学帮忙做功课
3)影响其他小同学

三个月前我们有了协议,宁长大了,五年级了
该把自己的课业给照顾好,她很爽快答应了,不必妈妈监督
尽管如此妈妈,婆婆还是每一晚问功课完成了吗?
她每一次都回应得理所当然,没有功课,做完了
妈妈有种被欺骗了得感觉,很生气且非常的生气

她哭求妈妈给她多一次机会她会改过,我不想回应。。。
事后妈妈每一天监督她功课,三个月的功课一页页补回
且我要她一科科,一本本,一个个老师道歉
一个没办到左手就受罪了,千万别说谎,妈妈不断提醒她
妈妈真的很失望,很难过且很生气。。。

身边的朋友说了很多,很难解释也不想解释,
每一个个案,每一个孩子,每一个方式都不是对跟错那么简单

上星期拿成绩单时老师的态度变缓了,反而对我说给宁多一点的时间
妹妹开玩笑说,老师虽然认真哪里知道你 sibeh 认真,
老师必定发现她这三个星期课业上的改变,
她跟老师道歉时,老师还问她你是不是 sot 了?
我想说,是的,对待孩子我是很认真的,难道你跟我说爽的?

事过一个月虽然妈妈心情平复了但还是很容易触发,
只要她的品行态度稍微不对,妈妈的情绪马上会飙高,
我也明白不可以这样,所以很多时候我保持沉默,不想多说,
功课暂时还是会每一天去监督,态度还是会表现很坚决,
机会给了但一而再,再而三的重犯,妈妈不想听解释了

宁是很聪明的一个孩子,聪明反被聪明误,
妈妈重来没有要求她名列前茅,
也不过是要她用心上课把功课给用心地做就行了
竟然要同学帮她做功课?妈妈没办法接受,
好了,希望写了心情会舒坦一些,对她的态度也可以缓和一点

其实妈妈的压力也很大,那一份无奈及挣扎是外人没办法体会的,
每一天都在想,都在提醒自己,还得维持那一份坚持。。。



3 comments:

imyuyu said...

相信每个妈妈心里都有一把尺,
一旦孩子真的逾越了那个最后的界限,
妈妈真的就会硬下心肠,再也没有商讨的余地了。
对于孩子的管教,不论是大人或者孩子都是一种磨炼啊!

Sheue Li said...

“要求同学帮忙做功课”,看见这一点我简直哭笑不得!
我实在好奇为何同学愿意妥协呢?

Nicole Tan said...

imyuyu =]
这是真的,当妈妈也是一种磨练,每一天我都觉得是一种挑战,对孩子来说也是一种成长。

Sheue Li =]
很够力的是她说朋友志愿的,我说我很想当面谢谢那一位朋友,她紧张到半死都不让我见。




用现在抓住未来!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